北京 上海 广州 深圳 天津
首页 English
  外国人
   
外国人--外国人看中国:美国人怎么看中餐

美国纽约的中餐馆丁刚摄

  本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朱国秋

    许多美国人了解中国,是从中餐开始的。许多年以前,我们的祖先飘洋过海来到这片新大陆,带来了让美国人馋涎欲滴的中餐。于是,英文中逐渐有了“杂碎”(chopsui)、“烧卖”(shiomai)这些字眼,而同样不乏智慧的美国劳动人民,经过几百年来在中餐馆点菜时的口语练习,现在终于也可以说得很“溜”了。

    中餐在美国越来越“火”

    大部分美国人都喜欢吃中餐。从笔者目前寄居的纽约市来看,曼哈顿岛上的唐人街和皇后区的法拉盛,基本上已成了中餐馆的天下。如果是初来乍到,不经意间看到这里中餐馆的架势,再闻一下满大街飘溢的中餐香味,你可能会以为自己是走在北京东华门的食品一条街上。当然,这里的食客大部分是华人,偶尔也可以见到黄头发、白皮肤的“老外”,正对着纯中文菜谱一脸迷茫。不过,也有不少熟门熟路的“老外”专门喜欢到华人扎堆的中餐馆吃饭,因为他们认定这里的中餐“正宗”。笔者刚到纽约的时候,有一次朋友在一家四川人开的餐馆里请我吃麻辣火锅,还没坐下,就看见有不少“老外”正“涮”得满嘴流红油。我对朋友嘀咕了一句:“这是不是专宰老外的店?”结果邻座一位近两米高的帅哥站了起来,笑眯眯地用台湾腔的国语对我说:“这里是美国,你才是老外。”

    不过,如果你认为中餐在美国的“群众基础”光是在唐人街,那就大错特错了。请客户到中餐馆吃饭,对许多美国人来说,是一种体面的交际方式,而上班族中午打个电话,订份香喷喷的扬州炒饭,也是经济实惠的果腹之道。

    中国的“全蛇宴”,美国人不敢吃

    我的朋友马科斯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中餐迷”。因为生意上的关系,他每年要去中国很多次。多年以来,他老兄可谓吃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因此也总结出不少门道。

    根据马科斯基的观察,中国北方汉子吃饭时喜欢喝类似伏特加那样的烈酒,而南方人似乎过于秀气,餐前一概用婴儿杯品着被统称为茶的不明饮料,而且不管你要不要,侍者都会不由分说地给你端上一大壶茶。这些用餐规矩和美国人完全不同,美国人吃饭时喜欢喝冰水,一般吃完饭才会喝茶或咖啡。马科斯基起初不知就里,曾在不同城市的餐馆要求侍者上冰水,结果大部分都回答说没有,只有一个比较机灵的伙计,立刻把一瓶矿泉水放进冰箱冷冻室,几分钟后果然给他上了“冰水”。马科斯基说,至少在这一点上,美国的中餐馆基本上已经“入乡随俗”,每一家餐馆都会准备充足的冰水。

    谈起中国菜的丰盛美味,马科斯基当然是赞不绝口。同样是螃蟹,中餐根据各地方口味的不同,可以做出广东的葱姜炒蟹、上海的醉蟹和四川的香辣蟹,而美国人则把温哥华大蟹和缅因州龙虾一概倒入开水中煮熟,然后蘸上芥末等调料吃,虽然味道也不错,但总觉得单调了一点。不过,对于笔者多次推荐的阳澄湖大闸蟹,马科斯基却始终不感兴趣。他说“老美”大男人性子猴急,怎么能体会你们中国南方人那种一只小螃蟹啃上半小时的享受劲儿呢?

    其实,和许多美国人一样,马科斯基尽管喜欢中餐,但对一些具有特殊“异国情调”的菜,他还是持排斥态度。比如说黄鳝、海参、血蚶,还有麻辣肚丝、火爆腰花之类。有一次,他到广东中山,一位朋友神秘兮兮地说晚上要请他吃一顿令他终身难忘的中国菜,他咽着口水充满期待地熬到入席,一看傻了眼,竟然是“全蛇宴”。他说那天为了掩饰恐惧的心理,只好拼命喝酒拒绝吃菜,结果酩酊大醉,究竟蛇是什么味道他也说不上来,但他认为朋友没有说错,这顿耗费不菲的“全蛇宴”,确实让他“终身难忘”。▲ 

    《环球时报》 (2003年04月09日第十一版)

 

 

 

外国人才网

是一家专门从事

外国人

上海外国人

北京外国人

外籍人才

行业猎头服务及其相关咨询服务的网站。我们的业务以

外国人

上海外国人

北京外国人

外籍人才

猎头服务为主,在业内享有一定知名度。详情登陆:

http://www.jobsitechina.com

    外国人专题:

外国人

上海外国人

北京外国人

外籍人才

外国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