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上海 广州 深圳 天津
首页 English
  外国人
   
外国人--排外意识根深蒂固 日本处处把外国人当贼防

8月15日,本报记者赶往靖国神社采访,意外地在神社附近遭遇了日本右翼人士的集会。

    当天,全世界媒体都在关注小泉参拜靖国神社,日本右翼人士却高举着标语牌,声称坚决反对给在日居住的外国人参政权。参加集会的人大声吆喝着:“外国人犯罪给日本带来危害”,“日本是日本人的日本”。他们群情激愤的样子,让不少路人不得不绕路而行。

    人权人士狠批日本

    外国人在日本各种权利得不到保障,这早就不是什么新闻。8月7日,日本共同社发表了国际人权组织“大赦国际”日本分部特别顾问伊迪丝·汉森的文章,批评日本是个对外国人冷淡而严厉的国家。

    汉森是美国人,1960年来到日本,活跃在影视界,1986年至1999年,担任“大赦国际”日本分部负责人,积极致力日本的人权问题。

    汉森在文章中写道,日本羽田机场的候机大厅里,电视不断重复播放小泉纯一郎首相和另外几名日本人微笑着迎接外宾的录像画面。但与这种温馨的欢迎场面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本社会处处都对外国人加以防备。汉森的丈夫是个日本人,因为穿衣打扮与一般日本人有所差异,只要他在街头稍显无所事事的样子,就会被人误认为是在“放风”,甚至被当作“形迹可疑的外国人”遭到举报。

    汉森又举了今年5月日本国会通过的修订版《出入国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为例子。原则上所有16岁以上的外国人在日本入境时,都必须接受采集指纹和拍摄面部照片两项审查。只有国宾、因公事赴日人员和拥有日本永久定居权的人才能例外。据说,促成日本国会立法的,是所谓“反恐需要”。汉森认为,“既然这样,所有日本国民的活体信息都该是采集的对象。恐怖主义和犯罪可不是外国人的专利特权。”

    汉森又批评日本一些外国人收容所:“文化和语言不同的一群人挤在几乎不能活动的狭窄空间内,无时无刻要挂念何时能获释,还要忍受极其严格的管理,身心俱损。他们当中结核、肝炎、艾滋病病毒等传染病泛滥,而且得不到任何救援。”

    日本社会“内”“外”有别

    据统计,目前生活在日本的外国人已经超过了200万,但日本人对外国人的成见却有增无减。日本警方发放的传单和海报上甚至呼吁“看见疑似中国人的人就打110”、“看见可疑的亚洲人就打110”。外国人犯罪是日本媒体的重要话题,8月17日的《每日新闻》报道说,今年上半年东京外国人犯罪有所减少,但四国、中部地区却有增加的趋势。对此,有媒体分析说,外国人犯罪正在向全国扩散。日本民众有这样一种错觉:在日本犯罪的都是外国人,“外国人=罪犯”。

      日本人爱把外国人称为“外人”,与汉语中的“老外”不同,“外人”的意思是你永远不可能成为“自己人”,被一条鲜明的分界线划在外面。

    记者采访了一些生活在日本的外国人人,请他们谈谈对日本的印象和生活感受。大家一致认为,日本是个自然环境优美、社会福利比较完善的国家。但生活在日本的外国人,总能感到有一堵看不到的墙。虽然生活中也会碰到一些热心的日本人,但总的来说,日本和日本人对“外人”很冷漠。如果“外人”和日本人发生争端,几乎所有日本人都会不问青红皂白地支持本国人。

    一位在日本公司就职的中国人告诉记者,一次,他与几个日本人一起负责营业工作,一位日本同事插手他联系了很久的一笔业务,欲把成绩据为己有,他去质问那人,那人竟一口承认了下来。可他没想到,其他日本同事却都向着那个抢他业务的日本人,而老板也对此事不置可否,这个中国人一气之下辞了职。

    国籍不同境遇不同

    发达的科技和良好的自然环境为日本吸引了来世界各国的人才。

    近两年中国的IT技术人员大量进入日本企业,记者采访过众多IT行业的在日华人,他们普遍反映,中国人很难进入日本企业的管理层。就算中国人技术过硬,也难以得到高层的信任,被委以重任。

    在日的韩国、朝鲜人是个很大的群体。他们来日时间长,基本上日语都很好。他们还成立了各种协会,维护自身权益。前两年,一位韩国籍女性申请东京医疗机构的管理职务,因为是外国人而遭到拒绝。在日韩国人组织为她多方呼吁,但“外人”的身份最终把她挡在了管理层之外。

    日本居住着约20万巴西人,大多从事体力劳动。记者前几年打工时曾遇到一位日巴混血儿,他对记者说:“我母亲是日本人。但日本人还是把我当成外国人,就因为我不是纯正的日本人吗?”据统计,在日本犯罪的外国青少年中巴西人最多,根本原因就是他们在日本缺少接受教育的机会。

    近年来,日本的非洲留学生人数逐渐增多。最近在一个留学生交流会上,一位加纳留学生说:“我在日本的家很小很小,只能放一张床。打工的时候,我和日本人一样做错了事,被责怪的总是我,也许是因为我是外国人,又是黑人吧。周围的日本人也总是欺负我。”另一位非洲学生说:“在电车上,我旁边的座位往往空着,日本人不敢坐,这让我很伤心。”在日本也有很走红的非洲人。尼日利亚的波比是活跃在日本各电视台的明星,他很滑稽,搞笑的日语和夸张的动作常逗得人捧腹大笑。但非洲人难道只能担当提供笑料的角色吗?

    惟一能够在日本得到尊重的是欧美人,这与日本明治时期开始的崇拜西洋的传统有关。但在日定居的欧美人数量并不多,主要是些商务人士。

  参政权利很难实现

    日本社会自上而下系统地排外还体现在拒绝给予外国人参政权这件事情上。本文开头那样的右翼集会虽然不是每天都有,但日本有专门的组织和网站,成年累月地宣传“不能给外国人参政权”。

    在日本的外国人中,有不少是永住者,他们常年居住在日本,却没有一点政治权力。关于外国人参政问题,公明党、民主党、共产党、社会民主党都给予支持。但日本最大执政党——自民党却一直对此持消极态度。

    日本人反对外国人参政的主要理由是:让外国人参予国家政治是一件危险的事,外国人无法与日本共命运,给他们政治权力靠不住等等。

    排外意识根深蒂固

    日本已进入少子高龄化社会,人口逐年减少,一些民间组织开始呼吁政府接受更多的外国移民。

    为改善外国人在日本的生存环境,民间团体多年来一直进行着不懈的努力。例如,开展日本人与外国人的交流活动;在一些地方的国际交流中心举行当地外国人座谈会;在市、区政府设立外国人谈心室,为他们排忧解难;设立地方留学生支援机构,为留学生提供各种帮助等。

    日本静冈县滨松市在帮助常住外国人方面做得尤为出色。当地生活着3万名外国人。该市的国际交流协会专门设立了外国人谈心室,工作人员使用英语、汉语、葡萄牙语、西班牙语等为外国人服务。去年一年,他们共为外国人解决各种问题4202件。

    但在排外意识根深蒂固的日本社会,滨松市这样的举措始终是凤毛麟角。不少日本人一直担心随着外国人的增加,日本社会越来越不“纯”,犯罪率越来越高。

    最近,记者的一位朋友刚刚喜得千金,他太太是个日本人。在给孩子办出生登记时,户籍登记部门无论如何也不同意小孩随父亲的中国姓,朋友感叹:“连给孩子起名字的权利都没有!”

    日本社会奉行“日本第一主义”。在日常生活中,总有些遭遇时时提醒你,“外人”是不被信任的。一位在日本工作的华人教授对记者说:“今天中国留学生在日本的境遇跟100多年前没什么两样,找房子仍旧是老大难问题。”

 

 

 

外国人才网

是一家专门从事

外国人

上海外国人

北京外国人

外籍人才

行业猎头服务及其相关咨询服务的网站。我们的业务以

外国人

上海外国人

北京外国人

外籍人才

猎头服务为主,在业内享有一定知名度。详情登陆:

http://www.jobsitechina.com

    外国人专题:

外国人

上海外国人

北京外国人

外籍人才

外国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