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上海 广州 深圳 天津
首页 English
  外国人
   
外国人--想当年,那些午夜上网的操华语的外国人

想当年,中国最初有网络时,网民随便扒拉一个,都人五人六。
  
  最初发个电子邮件的得到西单邮局去,发完得意洋洋地说:我这一点,那边马上就收到啦!
  
  再后来有了赢海威,家庭可以接入了。网络聊天很吸引人。
  
  那时候聊天室里,可不是什么网瘾少年。那时候,个个都是所谓的精英。
  
  尤其是到半夜,呼啦上来一批留洋的。大多数人谦虚谨慎,博学而不露。
  
  但总有那么几个人敏感异常,即便只是个ID,也容不得他人的半分小觑。经常聊着聊着,就从虚拟变成了真实,吵将起来,边吵边攀比。比赛的内容包括,你啥时候出来的,你多高学历,你现在是干啥的。。。等等。
  
  但谈到国内情况,他们的口径都特别一致——蒙昧,可怜,待拯救!
  
  他们对自己的智力和见识特别骄傲,且不允许别人不羡慕他们。
  
  他们喜欢忧国忧民,经常煞有介事地讨论,如何处理中国的文盲呢?是蒸还是煮?
  
  记得有一次,几个这样的小家伙笨卡卡地开起了玩笑——他们极不善于开玩笑,也极少开玩笑,初学乍练的样子让人不忍嘲笑。
  
  一个叫小二黑的家伙说,中国人,不打不成器,打!以前打轻了!
  
  刚好我对这个小家伙知根知底,我实在忍不住了,就把话题往惹火处引。我说,你个8代贫农出身的贱货,吃糠咽菜的二娃子,干嘛总学我们世代书香的贵族捏?打打打,我啥时候打你,那是你说了算的吗?老实给我呆着!
  
  这家伙半晌说不出话来,他好象震惊于网络世界的粗俗,并产生了一种隐隐的痛心感。好象感到自己对人民赤诚的爱,反遭到了人民的误解似的。
  
  懒得仔细讲了,总之,我把他彻底治疗了。比如他刷屏骂我,我就抽空说——现在,我命令你进行刷屏活动,没我的命令不许擅自停止!
  
  而且我还告诉围观的人,不要谴责他,要谴责我,因为他是我的马仔。
  
  这种人,真是下作。一旦遭遇挫折,马上就变成无赖,充满幻灭感的伤感小杂碎。
  
  以后他再也鼓不起严正的腔调,拿不出严肃的面孔,不再敢谈严肃的话题。
  
  自己主动把自己搞成了二流子,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样子。
  
  太悲惨了。
  
  后来我仔细观察他们,像法布尔观察昆虫一样,兴致勃勃。
  
  他们经常震惊于自己能够生活在国外。不敢面对这样一个事实——国内大家早就把出国当成一种选择,而不是追求。
  
  他们经常回到同胞中间,检验自己与同胞的差别,以此强化自己确实身在国外这种幸运感。
  
  他们经常掐自己,用痛感告诉自己确实是活着时就进了天堂。所谓掐,就是糟蹋中国人珍视的东西。
  
  当中国人为某件事动了感情,他们就特冷漠地来几句,从不放过任何可以显示残酷冷漠的机会。
  
  我最初感到无比怪异,这人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要不咋这么不懂人情世故呢?
  
  后来我发现,他们不是在掐别人,而是在掐自己。
  
  他们的逻辑是——
  
  中国人肯定珍视的东西,我不再珍视了,这说明我确实已经不是中国人了。我不但不珍视了,我还践踏呢!
  
  我践了吗?践了。
  
  哈哈哈哈,我真的不再是中国人了耶!
  
  这就是他们总掐中国人的最真实原因,是一种“中国依赖症”,心理上没断奶咧。
  
  这些护照上的外国人,确认自己不再是中国人的方式是,不断地回到中国人中间发现自己和中国人的差异,没有差异就强行制造差异。
  
  他们最喜欢的差异,就是“情感差异”。你生气了吧?我偏不!因为我不是中国人,嘻嘻。。。
  
  他们还喜欢强调“价值差异”。而且喜欢用暴怒或无奈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正确,中国人的顽固与愚昧。这是一种“GCD员保先”的心态。
  
  他才能甜甜地睡去,觉得自己,哇,真的不是了啦。
  
  他们可以反复来到中国人中确认自己不是中国人,可是,他们如何在外国人中确认自己已经是外国人呢?
  
  我觉得,天涯可以利用这些外国人的“中国依赖症”进行收费服务。
  
  我看行。
  
  从人道主义角度,我可怜他们。
  
  从正义角度,我必须指出,他们是种族主义者,权力的依附者,必须随时揭露,加以整治,以免他们祸乱人心。
  
  最客观的角度,我想说的是,他们有点没教养。我替他们爹娘教育教育他们。

 

 

 

外国人才网

是一家专门从事

外国人

上海外国人

北京外国人

外籍人才

行业猎头服务及其相关咨询服务的网站。我们的业务以

外国人

上海外国人

北京外国人

外籍人才

猎头服务为主,在业内享有一定知名度。详情登陆:

http://www.jobsitechina.com

    外国人专题:

外国人

上海外国人

北京外国人

外籍人才

外国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