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上海 广州 深圳 天津
首页 English
  外国人
   
外国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文物见证外国人援华抗战

▲南京大屠杀中,丹麦人辛波和德国人卡尔·昆德在江南水泥厂先后保护了3万多难民。
图中站立者为辛波。(资料照片)
 
 
▲印度著名诗人泰戈尔用大量诗句声援中国抗战。 
 
 
▲白求恩送给八路军的手术器械。
 
 
▲在广西坠毁的美国飞虎队的B-24轰炸机失事残骸。
 
 
工作人员正在布展。摄影记者吴 镝
 
 
  “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一个外国人,毫无利己的动机,把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当做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

  这是很多中国人都熟悉的一段话,出自毛泽东主席的缅怀文章《纪念白求恩》。同白求恩一样,抗日战争期间,众多国际友人来到中国,和中国人民一起艰苦抗战,取得了反法西斯战争的伟大胜利。柯棣华、严斐德、马海德、陈纳德……他们的名字和故事被中国人民永远铭记。

  今天,“为了正义与和平——国际友人支援中国抗战展”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开展。这是国内首次举办的系统反映抗日战争时期国际友人支援中国人民抗战的专题展览。那些泛黄的老照片,满是锈渍的战场遗物,带着人们重返硝烟弥漫的岁月,去见证艰苦卓绝的抗战中的珍贵友谊。

  2年征集300图片160件文物

  为了这次展览,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整整筹备了两年多时间,查阅了国内外出版的各类抗战史研究、国际友人研究著作达100余种,研究论文和各类纪念文章80余篇,参考资料数百万字。此外,抗战纪念馆还向全社会发起了国际友人支援中国抗战史料征集活动。

  汇总到此次展览中的,有300余幅珍贵图片和160余件文物,反映了18个国家、140多位国际友人支援中国抗战的事迹。这也让此次展览成为我国首次系统反映抗日战争时期国际友人支援中国人民抗战的专题展览。

  展览不但反映了前苏联、美国、英国等反法西斯同盟国家人民对中国抗战的支持,也有走上反战道路的原日本军人支援中国抗战的活动。众多鲜为人知的国际友人支援中国抗战的故事,在这次展览中得以完整讲述。

  在此次展览中首次展出被誉为“杰出的国际主义白衣战士”的汉斯·米勒的五件珍贵文物,其中有1945年底萧克送给汉斯·米勒的望远镜,1945年底朱德、聂荣臻为汉斯·米勒回国给林彪的信函以及为汉斯·米勒出具的服务证明等文件。

  汉斯·米勒1915年生于德国,24岁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后,毅然远涉重洋奔赴延安,与中国人民并肩战斗。1945年抗战胜利后,米勒提出回国的请求,朱德、聂荣臻等人先后为他开出相应的证明材料。

  在一张题头为“第十八集团军司令部”的信纸上,记者看到了朱德总司令的亲笔字迹。信中还特意嘱咐八路军相关单位:“关于他的路费问题,请到达后设法给予帮助,尽可能保证其回国必要的路费”。

  后因交通不畅,米勒未能成行。此后,米勒继续留在中国参加解放战争,之后便一直留在中国,并加入了中国国籍。朱德、聂荣臻等当时为米勒开具的这些书信和证明材料一直被珍藏下来,成为珍贵的历史见证。

  捐献这些珍贵资料的是米勒的夫人中村京子,她的经历同样可谓传奇。1945年,年仅14岁的中村京子在“圣战”的狂潮下来到中国,被分配到辽宁锦州“满铁”护士学校学习。时隔不久,日本战败,护士学校被中国的军队接管。中村京子成了解放军的一名护士。在辽沈战役前线手术队,她遇到了汉斯·米勒。此后二人结为夫妻,并定居中国。中村京子现在也加入了中国国籍。

  50位外国记者来华报道抗日

  此次展览共有正义声援、新闻报道、医疗救护、救助难民、参加建设、反战斗争、并肩战斗、友谊新篇等八个部分,其中前七个主题系统再现了国际友人和中国人民携手战斗、抗击日本法西斯侵略的烽火岁月。

  “这些主题,也是我们概括出的国际友人支援中国抗战的主要形式。”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副馆长唐晓辉介绍,“像白求恩、斯诺、飞虎队等可能更被人们熟知,但国际友人对中国抗日战争的支援是多方面的,我们这次展览也是对这些珍贵友谊的最系统的回顾,重现了很多不为人熟知的历史细节。”

  走进展览大厅,第一部分展览是正义声援,一块占据了半面墙的绿色展板引人注目,那上面印着一首题为《射向中国的武力之箭》的诗。题目下,作者的署名是印度著名诗人泰戈尔。诗人用沉痛的笔调,描摹出日本侵略者的恐怖罪行:他们用刺刀挑起惊天骇地、撕心裂肺的惨叫,斫断千家万户爱情的纽带,把太阳旗插入夷平的村庄的废墟上。

  像泰戈尔一样,世界各国和人民对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抱以广泛同情和大力支持,从普通平民、学者、诗人到政界领袖,都参与到支援中国人民的正义事业中来。

  一大批国际新闻记者,出于人类正义与良知,纷纷来到中国,向世界报道战争的真相。据统计,到中国采访报道的外国记者达50人以上。在此次展览中,不但有斯诺、史沫特莱等一大批知名记者的图片和《红星照耀中国》等著作资料,记者还看到了一大批欧美知名媒体对中国抗日战争的报道。

  展览展出了美国《生活》杂志1938年5月的封面。那是一张中国士兵的肖像照片。士兵刚毅的表情展现着中国人民的决心。这张照片出自著名的战地记者罗伯特·卡帕之手,他还曾拍摄过台儿庄血战等著名战役。而这期的《生活》杂志还刊登大量照片,真实地报道了日军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

  这些珍贵的照片是美国传教士约翰·马吉拍摄的,而约翰·马吉的故事还是“救助难民”主题所讲述的故事之一。他不但冒着生命危险用相机记录下日军的暴行,而且还对日军刺刀下的中国难民施以援手。以他和拉贝为首的西方人士在地狱般的南京与日本侵略者周旋,使得20余万中国人的生命得以保全。

  众多文物首次面世

  在展览的中间位置,有一面墙的展柜中摆放着一只足有一人高的巨大轮胎,旁边是一支枪管弯折的重机枪和几片断裂的螺旋桨。这是一架美国“飞虎队”所属B-24轰炸机的残骸。在此次展览之前,它们在广西深山中沉睡了半个多世纪。

  “飞虎队”全称为“中国空军美国志愿队”,是最被人所熟知的援助中国抗日战争的军事力量,其插翅飞虎的队徽和鲨鱼头形战机在中国家喻户晓。

  据资料介绍,这架“飞虎队”所属B-24轰炸机1944年8月31日下午从柳州起飞,在执行完轰炸台湾某港口的日本军舰的任务返航途中,被告知柳州机场遭受日军袭击,改飞到桂林机场的途中失去联系的。直至1996年被当地采药村民发现,这架轰炸机才得以重见天日。

  2005年前后,抗战馆筹备国际友人支援中国抗日战争展,从深山中将部分残骸运到北京。然而受展馆设施所限,这些残骸一直未能展出。此次展览,是这些“飞虎队”战机残骸首次在北京与世人见面。那挺已经锈蚀不堪的重机枪,在几十年前,还向侵华日军喷射过愤怒的子弹。

  作为最知名的中国抗战国际友人之一,白求恩大夫的相关资料也在此次展览的筹备过程中得到丰富。记者在展览现场看到了4套白求恩大夫使用过的手术器械:止血钳一把、巾钳一把、锥一套、拉钩一把。据介绍,这4件手术器械是1938年春白求恩来华时与大批药品、显微镜、X光镜一同带来的。在当时敌后战场医疗条件极端困难的情况下,极为宝贵。

  1939年,白求恩生命垂危之际,将这些手术器械托信赠予他的亲密战友、时任晋察冀军区卫生部副部长的游胜华。游胜华的后人将这4件手术器械捐赠给抗战馆收藏。

  这些手术器械一直被妥善保存,历久弥新,时至今日仍散发着金属亮洁的光芒,亦如中国人民珍惜备至的国际友谊。

  本版文字/RJ025

  专家观点

  帮助中国就是帮助自己

  追求和平与正义,是人类社会的永恒目标。

  中国抗日战争爆发后,许多爱好和平的各国人士,抱着追求人类和平的美好理想投身到中国人民的正义事业中来。正如我们在此次展览中看到的那样,他们在所在国举行了多种形式的声援活动,许多国际友人还远渡重洋来到中国,有的作为新闻记者深入前线采访,有的作为援华医疗队员积极在华筹设医疗机构和救治大批伤员,有的直接参加了抗日武装斗争……众多的国际友人把青春、热血乃至生命都献给了中国人民的独立和解放事业,献给了人类的和平事业。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既是正义的民族解放战争,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人民不仅是为了民族独立和解放而战,也是为了世界和平而战。中国人民追求和平与独立的正义战争,理所当然地得到了世界上爱好和平的各国人民的帮助和支持。因为,帮助中国是支持正义,是保卫和平,就是帮助自己。

  参加中国抗战的国际友人为了人类的和平,为了中国人民的正义事业曾经作出过自己应有的贡献,中国人民也始终对他们怀着深深的感激之情,始终没有忘记他们。

  抗战馆研究部主任 罗存康

  展览故事

  另一“飞虎队”——苏联空军志愿队

  同美国“飞虎队”在中国的名气相比,另一支同样是外国援华的空军就有些“默默无闻”了。而实际上,这同样是一群战功卓著的“战鹰”,而且这是第一支来华参战的国际援军——苏联空军志愿队。在国际友人支援中国抗日战争展中,这支队伍得到了重点介绍。

  抗战爆发之初,苏联政府应中国政府之邀,派遣空中作战人员,以志愿队的名义来到中国,直接参加中国抗日战争。1937年10月下旬,第一批苏联空军志愿队——由254名飞行员和机械师组成、由马琴率领的21架轻轰炸机队和库尔丘莫夫率领的23架驱逐机队来到中国。

  抗战期间,轮流来华的苏联空军志愿人员前后共达2000多人。志愿队来华后,多次与中国空军并肩作战,参加了保卫南京、武汉、南昌、重庆等地的空战,并远征轰炸被日军占领的台湾,共出动飞机千余架次,击落日机100余架,炸沉日军各舰船70余艘。

  来华的2000多人中,有200多位苏联空军志愿队的勇士在空战中遭敌军轰炸壮烈牺牲。抗战纪念馆研究部主任罗存康介绍,苏联空军志愿队在战斗中牺牲的200多名勇士中,职务最高者有两位,一位是轰炸机大队长库里申科,一位是战斗机大队长拉赫曼诺夫。

  直至苏德战争爆发,苏联空军志愿队才撤出中国战场。1956年3月,武汉市人民政府在汉口解放公园内,建立了苏联空军志愿队烈士陵园,重庆市渝中区的鹅岭公园建有苏军烈士墓,纪念两位在重庆上空与日军作战中牺牲的卡特洛夫上校和司托尔夫上校,重庆市万州区也为格里戈里·库里申科建立了纪念碑。

  一人身兼中越两国少将

  在此次展览介绍的国际友人中,有一位身着中国军装的将军的照片,从面容上看不出他和中国人有什么分别,不过,他的的确确是个“外国人”。这位中国名字叫洪水的将军,兼有越南人民军少将军衔,是世界少有的两国将军之一。

  洪水原名武元博。他于1925年响应胡志明的号召来到广州,认识了毛泽东、刘少奇和彭湃等中国共产党人,后进入黄埔军校学习,成为黄埔第四期学员,学成回国。他1928年再次来中国,参加了红军,开始了在中国的战斗生涯,并参加了长征,是长征中的四个外国人之一。不过,因为几乎没有差异的外貌特征,和标准的中国话,几乎已经没有人再把他看成外国人了。

  抗战全面爆发后,洪水到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工作,担任《抗敌报》第一任社长。他多才多艺,不但写理论文章,也写杂文、诗歌,对晋察冀边区的抗战宣传工作做出了很大贡献。

  1945年抗战胜利后,胡志明领导的越南“八月革命”吹响号角,洪水回国参战,改名阮山,任军区司令员,授少将军衔。

  1950年,洪水再到中国,任中央统战部越南科负责人。后到南京军事学院学习。毕业后,任中央军委条令局副局长、《战斗训练》杂志社社长兼总编。1955年,被授予解放军少将军衔,1956年患癌症后回越南,在河内病逝。


  抗日战争中的日本友人

  在国际友人支援中国抗日战争展中,有一个主题是“反战斗争”,其中介绍的国际友人身份比较特殊,他们都是日本人,因为反对日本发动的军国主义战争而站在了正义的一方。

  日本著名作家、反战组织领导人鹿地亘,1935年来到上海,1938年参加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的对日宣传工作。1939年12月,在桂林发起成立“在华日本人民反战同盟西南支部”,并组织了前线工作队。他编写的话剧《三兄弟》等许多反战宣传品,引起很大反响。1940年7月,“在华日本人民反战革命同盟会”(即反战同盟总部)在重庆成立,鹿地亘任会长。

  抗战胜利后,鹿地亘于1946年6月回到日本,致力于日中友好活动,直至1982年去世。

  野坂参三,日本共产党的创建者之一。1940年5月,野坂参三与当时在苏联的周恩来一起从莫斯科来到延安。

  1940年10月,由野坂参三提议,八路军总政治部在延安建立了一所以日军战俘为主体的特殊学校——日本工农学校。野坂参三受中共中央委托,担任日本工农学校校长。

  日本作家绿川英子,原名长谷川照子。1936年,绿川英子与中国留日学生刘仁结婚,1937年4月随丈夫来到中国。她于1938年6月至1940年夏天担任了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国际宣传处日语播音员。日本东京一家报纸因此恶毒咒骂绿川英子是“娇声卖国贼”。后来,周恩来曾对她说:“日本军国主义把你称为‘娇声卖国贼’,其实你是日本人民忠实的好女儿,真正的爱国主义者。”

 

 

 

 

外国人才网

是一家专门从事

外国人

上海外国人

北京外国人

外籍人才

行业猎头服务及其相关咨询服务的网站。我们的业务以

外国人

上海外国人

北京外国人

外籍人才

猎头服务为主,在业内享有一定知名度。详情登陆:

http://www.jobsitechina.com

    外国人专题:

外国人

上海外国人

北京外国人

外籍人才

外国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