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上海 广州 深圳 天津
首页 English
  外国人
   
受聘外国人条件苛刻 在日中国技术人员何去何从

金融海啸对日本经济造成巨大的冲击,受打击最为严重的是金融、汽车、钢铁以及电子行业。目前,服务于计算机软件经营、开发、维护的中国IT技术人才达到几万人之多,金融危机给他们带来深深的困惑。

  IT业中国工程师分为三大类

  在日本做IT业务的中国技术人员,按身份可分为拥有日本国籍,取得永久居住权,技术、企业内转职三大类。

  拥有日本国籍的中国人是日籍华人,一部分是持有中国人身份的在日本学习或工作一段时间后加入了日本国籍,一部分是中国残留孤儿回到了日本。他们在IT行业中属少数。

  取得永久居住权的技术人员,大多来日本时间比较长,曾经留过学或者一直在日工作。按照日本的有关规定,取得永久居住权一般需要在日连续生活十年以上,有特别突出贡献者十年以下也可以,但为数不多。

  为数最多的算是持有技术签证的从业者,来日一至十年不等,大多30岁左右,是日本软件开发的主力。一直拿企业内转职签证的人数不多。他们有本科以上学历,在日本工作一两年后,语言水平有所提高,有的会进入一个薪水更高的公司,同时更换成技术签证。

  持有以上签证的人都可以开公司,但拿企业内转职签证的人创业的可能性较小。开始创业的公司基本上把这些人都做派遣,也做社内开发。由于做社内开发风险较大,公司经理更愿意把员工派往大公司的软件开发现场,按员工的能力、经验等条件签订契约。

  对受聘外国人条件极为苛刻

  金融危机不仅对日本的出口企业打击很大,也波及到了以内需为中心的信息服务业。业绩恶化的客户抑制投资,并开始削减IT技术人员。这些情况直接反映到了IT产业的雇佣市场上。有关资料显示,今年2月份的招工职位仅为1万人,比去年同期减少58%。而且市场还在萧条,实际招聘人数比广告上宣传要招募的职位还要少。通常1至3月份要为下一年度接收项目做必要的人才储备,但今年由于客户的投资意向还未确定,所以IT公司的招聘也受到制约。3月份,职位减少的倾向仍然在继续。

  此外,招聘的要求比以往高多了。现在不管你拥有多精湛的技术,只要与招聘职位不完全相符,也不会被录用。公司的招聘越来越看重申请人所提交的经历书和技术履历书。由于要求严格,很多人在材料检查中就过不了关,更别提参加面试了。

  在招聘要求上,很多公司把“或”改成了“和”,要求应聘者掌握一种技能和另外一种技能和另外其他技能,而且必须要有3年至5年的相关工作经历。

  有的公司更是提出只要日本人,不要外国人。而小型软件公司或者网络公司要求则更高,既要会管理又要能编程。可是,一下子从工程师变成管理人,谈何容易!而对于一些数量有限的职位,比如开发东京股票交易的下一期系统对应、大型企业导入的综合基干业务系统(ERP)的置换等,外国人甚至很难有机会进入现场。

  困惑的经理人和工程师

  日本软件行业工程师的供给,持续多年不足。据日本总务省调查,目前日本信息、通信相关产业总体上缺少50万人,因此进行软件外包开发或者接收海外派遣人才是很有必要的。

  软件外包是指一些发达国家的软件公司将非核心项目通过外包形式,交给人力资源成本相对较低的国家的公司开发,以达到降低成本的目的。为了顺利推进软件外包开发业务的发展,需要精通中日语言、业务、经验丰富的项目负责人,这些人被称为桥梁工程师(BSE)。目前,来日本就职的中国工程师逐年增多,据2007年统计,持有技术居留资格的外国人约4.5万人,其中来自中国的约有2.3万人,且10年来增加了3倍。

  虽然优秀的中国工程师受到普遍欢迎和赞扬,但自金融危机以来,人员需求急剧减少,中国工程师也经常首先被无端解雇。从事派遣或者到客户现场提供技术服务的小规模公司,中国员工也经常被提前终止合同。有远见的公司为保住现有的人才,不同意职员辞职,每月发放5万日元生活费。员工上午学习日语,下午两三点钟就下班了。经济实力不足的公司经理向大家发封电子邮件,告知公司目前的财务状况,“有识之士”一看就明白,用不着老板下逐客令了。

  被终止了合同的工程师,又没有新的雇佣,最终结果就是辞职。被解雇的和辞职的工程师,有的人选择了回中国,但回国也未必能马上找到工作。日本的生活费用实在太高了,一部分人去了中餐馆打工,挣钱维持生活,期待日本经济快速走出低谷,走上复苏

 

 

 

 

外国人才网

是一家专门从事

外国人

上海外国人

北京外国人

外籍人才

行业猎头服务及其相关咨询服务的网站。我们的业务以

外国人

上海外国人

北京外国人

外籍人才

猎头服务为主,在业内享有一定知名度。详情登陆:

http://www.jobsitechina.com

    外国人专题:

外国人

上海外国人

北京外国人

外籍人才

外国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