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上海 广州 深圳 天津
首页 English
  外国人
   
曾宪梓谈建国60年巨变:现在外国很羡慕中国

  前全国人大常委、香港金利来集团董事局主席曾宪梓在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谈起六十年中国巨变,骄傲与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他说:“新中国六十年是震动世界的六十年,这六十年中国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我三天三夜讲不完,你们三天三夜也写不完”。


  “新中国六十年是震动世界的六十年,这六十年中国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我三天三夜讲不完,你们三天三夜也写不完,”前全国人大常委、香港金利来集团董事局主席曾宪梓在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谈起六十年中国巨变,骄傲与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解放初期只有解放牌汽车”

  “解放初期,内地街上连单车都很少见,汽车更是稀罕物。那时我在广州读大学。广州的街道上,除了解放牌汽车外,什么汽车也没有。那时候买东西都要凭票,粮票、肉票、油票、布票……各样都要票,凭票也都还要排队,物质生活极其匮乏。”回忆起六十年前,曾宪梓那张古铜色的脸上写满无奈。

  “但六十年后,内地的大城市已经开始堵车了,现在人们讨论的话题也不再是物质匮乏,而是物质过剩了。”说起六十年后,曾宪梓的语调不由轻松、愉快起来。

  “三十多年前回广东梅州老家,家乡都是沙土路,很不好走,从广州坐公交车都还要十四个小时,但现在从香港到梅州也只要十个小时左右。”

  曾宪梓坦言,“过去不想回老家,因为家乡太破败了”,但“现在却想把生意交给孩子,自己回老家定居”。

  从“阿灿”到“港灿”

  “以前香港人管内地人叫‘阿灿’,有歧视的味道。那时候,香港人回内地都是大包小包往回带东西,把罗湖口岸都给堵死了。那时电视机一次只能带一部,内地的亲戚们都是抢着要。”

  “现如今,内地什么都有了,开始轮到香港人大包小包地从内地带东西回来了。我的很多朋友现在都是周末开车去内地,买上一车东西回来。内地的东西做工不错,价格又便宜。我在内地的居所就用国产空调,真的是热的够热,冷的够冷。”

  “六十年后,港人已开始自称是‘港灿’了”, 言及此,曾宪梓爽朗地大笑起来。

  六十年弹指一挥间,曾宪梓对其间巨变感慨良多。“现在香港的爱国队伍越来越壮大。过去香港的社团活动都没多少人参加,但现在却是动辄几千人。”“人心回归很重要,以前港人对前途很迷茫,都想往外跑,现在恰巧反过来了,移民的都回来了,不少港人现在更是移居到内地。”

  “现在外国很羡慕中国”

  “现在不仅香港人要移居内地,连不少外国人也要移民中国。过去中国很羡慕外国,现在外国很羡慕中国。”

  跑遍世界各地的曾宪梓对中国地位的提升感触颇深。“以前我去欧美国家出差,人家总问我‘是不是日本人’,因为他们认定‘中国人到不了这么远的地方’”。

  “那时候在外国根本看不到中文字,也听不到中国话,而现在却完全不同。现在很多国家的机场中都有中文字,商店里的店员也会讲中国话,外国飞往中国的飞机很多时候都是满座,很多外国人都选择在中国买房这是为什么?因为他们对中国有信心,”曾宪梓说。

  “有人说,国家经济发展不一定就能成为强国。但我认为,经济不发展,就一定不能成为强国。国家富强和经济发展二者是相辅相成的。现在的中国既富有,又富强,新中国的六十年是震动世界的六十年。”曾宪梓自豪地表示。

  “花天酒地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

  曾宪梓二十九岁来港,及今近半个世纪。现已耄耋之年的他一直是“红色资本家”的典型代表,“很多人赞同我,也有一些人打电话骂过我,说我是‘左仔’,还烧了我两辆奔驰。”

  但“烧了两辆奔驰”依然“烧不灭”曾宪梓的报国心。将“报效祖国”写进遗嘱的他,面对弹赞通常都一笑了之,“敢做就要敢当”,“知道自己对就行了”。

  领带上挂着国徽的曾宪梓对祖国无限慷慨。已卸任全国人大常委的他去年又捐出上亿元善款,“不管有位还是没位,只要还拿得出来,我就要捐”。

  迄今为止,曾宪梓总计已捐助了八亿多善款。但他对个人生活却要求极低。“对我而言,吃的方面有营养就够了,吃饱了就好了。我不赌马,不跳舞,不到夜总会,花天酒地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我不能浪费,将节省下来的钱帮助贫苦穷人才是最好的选择。”
 

 外国人专题: 外国人 上海外国人 北京外国人

 

 

 

 

 

外国人才网

是一家专门从事

外国人

上海外国人

北京外国人

外籍人才

行业猎头服务及其相关咨询服务的网站。我们的业务以

外国人

上海外国人

北京外国人

外籍人才

猎头服务为主,在业内享有一定知名度。详情登陆:

http://www.jobsitechina.com

    外国人专题:

外国人

上海外国人

北京外国人

外籍人才

外国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