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上海 广州 深圳 天津
首页 English
  上海外国人
   
政府必须公正对待每个国民

10月12日,上海市政府办公厅表示,上海市将推进居住地服务管理,逐步剥离附着于户籍上的“待遇”,把社会福利与户籍登记制度脱钩。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进行的在线调查(1896人参加)显示,73.8%的人表示大城市的户籍门槛该拆了。(据《中国青年报》10月20日报道)

在国际法中有个概念叫国民待遇,“是指所在国应给予外国人以内国公民享有的同等的民事权利地位。”简单地说,就是外国人来我国做生意,你得把人家当中国人一样看待,不能厚此溥彼。刁诡的是,在我们这个国家,连本国人至今都还没实现完全平等,都还没能享受同等的“国民待遇”。对此,户籍制度就是一个最好的标本。

虽然国际法上的国民待遇主要是指民事权利,不包括政治权利,但它可以反衬出我国国民现实的权利困境:在世界经济越来越趋向“一体化”,地球人之间的联系越来越接近“地球村”,人的素养越来越强调“世界公民”的今天,我们的国民却依然被陈腐的户籍制度粗暴地划分为农村人和城里人,并享受着反差强烈的权利与福利。

户籍改革为何举步维艰,归根到底还是一个利益博弈的问题。在许多人看来,大量的农村人口进城,必将给城市公共设施、公共资源、公共生活带来压力,因此,必须通过户籍拖住他们的后腿。事实上,这是一种极为短视、片面的观念,农村人口进入城市消耗了资源,同时,也创造了GDP,创造了税收。政府收了税,就当提供同等服务,提供“同城待遇”。收了税金却不提供同等待遇,这有悖于权利义务对等理念,其本质是假借公共政策对农村人口进行变相掠夺。

皮埃尔·勒鲁在《论平等》中说:“假如你们只要求在城邦内实现平等,这样的平等就受到了限制,失去了普遍性,就不成其为原则,而变为一种利害关系,这就不再是平等了。一部分人享有权利,另一部分人却没权利,这是一种特权制度,它必然形成城邦内外人们之间等级和差异”。作为一项积弊多年的政治制度,户籍不仅导致国民在政治、教育、医疗、养老保险等方面的不平等,也加剧了城乡差距和贫富差距,更为重要的是,它撕裂了城里人和农村人之间的情感认同。也正是国民之间权利与福利的不平等,才滋生了仇富、仇官、仇视城里人等泛化的国民情感分裂症。

随着社会的发展,户籍制度已然成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要知道,市场经济的制度意义就在于让每一个人、每一分钱都能通过自由流动,找到自己的“接合点”,发挥自己的最大效用。现有的户籍制度不利于全国统一劳动力市场的形成,抑制了劳动力、人才的自由流动,所以必须消除人力资源流动的户籍障碍。

“民主政府必须公正地对待每一个国民。”只要是取得同一国籍的人,在他们的祖国就应当享受同等的国民待遇,断无依据户籍属性,划分人的等级,进而区别人的政治、经济、文化待遇,乃至司法待遇之理。有学者曾指出:“讨论户籍门槛的拆与不拆本身就是一个伪问题。”因为在法律上,迁徙自由还是公民的宪法权利,理当加以保障。

 

 

 

外国人才网

是一家专门从事

外国人

上海外国人

北京外国人

外籍人才

行业猎头服务及其相关咨询服务的网站。我们的业务以

外国人

上海外国人

北京外国人

外籍人才

猎头服务为主,在业内享有一定知名度。详情登陆:

http://www.jobsitechina.com

    外国人专题:

外国人

上海外国人

北京外国人

外籍人才

外国人首页